|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30章 我是谁?
  第30章 我是谁?

  她刚煮好面条,叶非墨就下来了,蹙眉看着她,语气不悦,“你做什么?”

  “煮面条啊,刚才有……”温暖顿了顿,人家说不要提diàn huà的事的,她抿唇说道:“我想你饿了,所以煮了面条。”

  叶非墨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他的头还滴水,睡袍敞开着,锁骨的水珠灯光下有一种魅人的光。整个人有一种危险的xìng gǎn。他眸色深幽,她看不懂他冷厉深邃的目光到底有些什么东西起伏,只是觉得他这样的目光下,她变得紧张,局促不安。

  她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哎呦,叶二少,我也拜托你,高兴,不高兴的时候你至少要露出一个不太一样的表情啊,总是一副木然,她很难猜他的心情耶。

  “叶二少,拜托你,你高兴,不高兴,你至少挑一挑眉毛也好了,你总是这么面无表情的,谁猜得出你的心情啊?我要做错什么事了,你说一声就好,别这么一瞬不眨地看着人,没心脏病也要被你吓出心脏病了。”温暖忍不住说道。

  “嗯。”良久,叶非墨嗯了一声,温暖舒了一口气,把面条端出去,她打三个鸡蛋,挑了两个给他。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总觉得这冷冰冰的目光该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再一看,他仍是冷厉的表情。

  片刻,一大碗面条他都吃光了,汤水都不剩。

  温暖被扇了一巴掌,虽敷了冰块,脸颊仍然是疼,面条又烫,她吃得很慢,叶非墨拿过几份件客厅处理,当她是空气,这种明显的漠视,温暖是第一次感受到,心很不爽,低低地诅咒了叶非墨几声。

  吃了面条,收拾了厨房,她磨蹭到客厅。

  叶非墨正巧处理完公事,手指一勾,示意她过去,温暖抿唇,她刚走近他几步,人已被一股强力拉扯,落他怀里,他已攫住她的唇舌。

  他吻得很急切,仿佛要吞了她。

  这种激烈的吻法,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了她,她浑身战栗,心涌起一种恐惧。

  迷迷糊糊,她想起一句话,小别胜婚。

  可他们又不是qíng rén,他国外也没少fēi wén,他们算什么?

  “叶非墨,你好重啊……”温暖迷糊的脑挤出一句话来,脱口而出,的确很重,她整个人都被他压沙上,沉得要命。

  他一愣,报复性她的柔软上一用力,温暖疼得落泪,“疼啊,你这变态。”

  她揪着伸手的软枕砸向他。

  “别动!”叶非墨扫开枕头,沉声道,温暖哪会听他的,这姿势太有危机感了,虽是答应了他,但还没心理准备。

  “再动,我立刻要了你。”叶非墨漆黑的眸扬起一团火,温暖被他看得浑身冷。

  暗沉,晦涩,冷厉,还有少许不明不白的渴望。

  是的,渴望。

  他渴望着她。

  温暖不敢再乱动,他这样的目光下,她的心一阵阵闷。

  他看着身下的女子,媚眼如丝,衣裳凌乱,脸颊通红,怎么看都是一副被蹂躏过的模样,男人都经不起这样的yòu huò。

  叶非墨心兴起一种很野蛮的冲动,想要撕碎她的清纯美好,看一看,撕碎后的她,又是什么肮脏的模样。

  可她眸那淡淡的惊慌又让他起了一丝莫名的……

  怜惜。

  这丫头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惹人怜爱,特别是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充满惊慌的时候,就像一只小白兔,很可爱,让人很想欺负。

  察觉到自己想什么,叶非墨的脸色瞬间阴沉,难看至极,对他来说,承认温暖的优点就让他的脾气坏一次。

  温暖见证了他十秒钟内的变脸功夫,心有戚戚焉,深怕他一个用力就掐死了她。

  为什么他的脾气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