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庶女毒妃 > 27,错过前世
  自小,亲生母亲便因这该死的封建礼教不能也不敢亲近她,就怕惹怒了南宫宁,给女儿带来祸端,而那所谓的父亲,则完全只是个挂名的,只要她不会伤害纳兰一族的严面,她是生是死对纳兰刚来说也并不重要,所以这个时候南宫宁及纳兰玉假意的关怀反倒成了弥足珍贵的了。

  想着想着,三人便来到了石林的中央,一碧波的人工湖呈现在眼前。

  湖旁有一水榭,水榭内有一张颇为精致的石桌,石桌围放着四张石椅。

  而那石桌之上赫然放着那盘紫薇棋局。

  白子全面围攻,黑子已到死地。

  纳兰冰快步走到石桌旁,看着那熟悉的棋局,心里有说不去的失落。

  那一天,就因为它与温润儒雅的上官慕白相识,又从一次次对弈之中相知,他们就这样成为了知己。

  但是碍于男女有别,私交是大罪,他们相见的次数并不多,不是每年四次进香时相对弈,便是每次共同参加宴会时的匆匆问候,但他们总有聊不完的内容,他们从不说身份,不说家事,只是从棋局谈到人生,从人生谈到政治,又从政治谈到军事。

  上官慕白也是非常惊讶于纳兰冰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不但棋风杀伐果断,对政治与军事方面虽无人教导,却很有一番见地,也是从那时起,真心待她如知己,那时他们都没有其他的想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纯洁的友谊,毕竟一个是公府的世子,一个是侯府的庶女,一嫡一庶身份便有了巨大的差别。

  纳兰冰的庶女身份便是想要嫁于上官慕白也只能做妾,而以上官慕白对她的看重,又怎么可能让她做妾呢。

  但是直到纳兰冰临死之前才知道,这位看似温和但实则冷漠的又体弱多病的男子,居然因为她的事被纳兰玉及轩辕成活活气得吐血而亡,那时她才意识到,孩子的死让她恨毒了纳兰玉,可上官慕白的死却让她对人生真正的绝望了。也许她和上官慕白虽然一直当对方是知己,可内心的潜意识中,早已有了爱意,只是他们都发现得太晚,晚得一切都来不及了。

  所以,她做黄文英的时候终身未嫁。

  在她意识到自己是爱着上官慕白的时候,就再也无法接受其他男子了。

  既然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除了要报仇之外,她还和要上官慕白重续前缘,前一世,他为她而死,这一世,她定要给他一份最深沉的爱。

  可惜,因为大江子她错过了时辰,如今虽有棋局在,却已无她心心念念了近百年的人。

  竹文与竹桃看着温柔抚摸着黑色棋子的纳兰冰,两个不解的看着对方。

  竹文给了竹桃一个眼神,在说,xiǎo jiě怎么了,有些失常。

  竹桃皱着眉,撇了撇嘴,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啊。

  竹文看了眼天色,担心道:“xiǎo jiě,天色渐晚,咱们该回去了,估计方丈也派人备好了马车。”

  大江子的事闹得那么大,方丈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吃过午膳便派小沙弥为纳兰冰准备马车与车夫去了。
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