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庶女毒妃 > 22,寺外交锋
  “公子?”书童清舟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家公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家公子流露出有兴趣的表情。

  世人常道,如玉公子上官慕白,温雅如玉,谦恭有理,气质出尘,是当世不可多得的翩翩儒润的公子,可只有他才知道,如玉公子的温儒从来都不达眼底,那只是他与别人保持距离的假miàn jù而已。

  他家公子自幼体弱多病,也算是饱尝冷暖,看似温和,实则防备心很重,待人待事慵懒而薄情,很少有事物能真正引起他的兴趣,那也只是个会些功夫的女子而已,他们离得虽远,看不清她的容颜,但从身形上看,也只是还未长成的干瘪丫头而已,他实在想不明白他家公子怎么会有那样的表情。

  上官慕白怎会不知道清舟的想法,并不理法他,只是用锦扇敲了一下他的头,自顾的说:“走吧!”

  再说纳兰冰三人,终于赶到了午时前达到了护国寺。

  那大江子早已牵着马在寺门前等候。

  看着她三人虽然狼狈,但看起来毫发无伤,顿时皱着眉头。

  “五xiǎo jiě,五xiǎo jiě饶命啊,奴才已经拼尽了全力,却还是没能控制住当时受了惊的马,害您跌出了马车,五xiǎo jiě饶命啊,奴才真的是已经拼尽了全力了,好在五xiǎo jiě您伤势不重,否则奴才万死难以抵罪。”大江子一边露着血流不止的小腿,一边痛哭地跪在纳兰冰面前。

  护国寺是皇家寺院,平日里只有四品以上官员及家眷才可以来寺进香,所以香客大多出身权贵,大江子这样大声痛哭,实在有失体统,周围已有香客在指指点点。

  “也不知是哪家的奴才,如此有失体统。”

  “那家xiǎo jiě平日想来很是苛刻,否则这奴才怎么会怕被罚而如此失态。”

  “看他伤得血肉模糊,也算是尽了心的。”

  “家奴如此,那位xiǎo jiě想必也不怎么样。”

  “刚才好像隐约听那车夫说是忠勇侯府的,他家的大xiǎo jiě倒是个温婉知礼的人。”

  “哦,原来是忠勇侯府的,五xiǎo jiě好像是庶出,怎么与嫡出的长女相比。”

  “看这家奴如此害怕,这位五xiǎo jiě怕是……”

  ……

  纳兰冰冷冷看了那些人一眼,一瞬间众人只觉那眼神寒光逼人,胆子小的生生的被逼退了半步,可再仔细看,那眼神温贤动人,说不出的柔弱,倒叫众人觉得刚才是花了眼。

  纳兰冰心里暗哼,多事!

  这大江子也是个有头脑之人,如此先弄伤自己的腿,再先声夺人,好叫她不便发作,便是觉得可疑,但又没有证据,他已求情至此,若还要惩治他,就要落得心胸狭小的名声。

  更赌她不敢家丑外扬,坏了忠勇侯府的严面,不会将怀疑他之事声张,可惜呀可惜,他算错了纳兰冰根本不在乎忠勇侯府的名声。

  纳兰冰像受了惊吓般退了一步,一双明亮的双眸,满是失望与不可致信,竹文与竹桃急忙扶住纳兰冰。
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