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明朝败家子 > 第七百八十五章:我朱厚照回来了
  匠人也可以做官?

  这是否儿戏了。

  许多人心里生出疑问。

  可陛下态度似乎颇为坚决,现在反对,显然是极为不妥的,何况,这都尉威武霹雳弹,实力实是恐怖,此次,确实是大功,可见,想要遏制鞑靼人,此等神兵利器,确实至关重要。

  而今,毕竟东林党还未崛起,朝臣们虽还爱撕逼,却也不至于,完全为反对而反对,因而,更多人虽是心里生出疑窦,却也不至于,玩的太大。

  弘治皇帝道:“朕已命礼部和兵部,论其功绩大小,升赏所有有功的将士,两位卿家,都是劳苦功高,想来,也是乏了张卿家,你身上还带着伤,且先回去休息。”

  陛下出了此言,众臣只好纷纷出班:“臣等告退。”

  方继藩也正待要告辞,弘治皇帝却是给方继藩使了个眼色。

  方继藩会意,便驻足留下来。

  而后,弘治皇帝摆驾至暖阁,方继藩亦步亦趋,尾随着跟了来。

  弘治皇帝坐下,凝视着方继藩,吁了口气:“继藩,你说实话,太子,能活着回来吗?”

  “陛下,太子殿下吉人自有天相”

  弘治皇帝摇摇头:“你是个好孩子啊,得了脑疾,朕不逼着你,你绝不去做冒险的事,此次,朕是再三催促,你才乖乖去了大同,立下了汗马功劳。朕在想,朕的儿子,若是也得了脑疾,想着出了门,便觉得可怕,那该多好啊。”

  “呃”

  方继藩怎么觉得这是在骂人。

  方继藩脸一红:“儿臣说实话,儿臣也不知太子殿下能不能回来。”

  “”弘治皇帝凝视方继藩,最终,叹了口气:“朕明白,朕也明白,无论你们说一百句吉人自有天相,朕其实都明白,太子去了大漠,那大漠是何等的凶险哪,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当初,是朕不该让他去兰州,这一切,都是朕的过错。”

  方继藩听着,心里也难受起来。

  他和朱厚照,虽非兄弟,却是胜似兄弟,他能理解朱厚照的志愿,也希望朱厚照能够一展平生之志,可是一想到这个家伙,可能遇到危险,遭遇到鞑靼人,然后被鞑靼人围了,吊起来,狠狠的鞭挞一通,此后被鞑靼人各种羞辱,甚至,被斩下头颅,方继藩的心,便像是扎了一样的疼。

  这翁婿二人,竟是不自觉的红了眼眶,默默不做声。

  暖阁里,落针可闻,良久,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想了想:“内阁几个大学士,都希望,皇孙能够开始启蒙学习,你怎么看待呢?”

  方继藩一脸惊讶:“皇孙才多大,他和儿臣,不,是他还是个孩子呀。”

  似乎翁婿二人,都开始极力避免,去提及关于朱厚照的问题。

  弘治皇帝颔首,却是深深的凝望了方继藩一眼:“你该明白,内阁诸卿们,所忧虑的是什么?”

  方继藩沉默了。

  没错了,这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太子因为胡闹,去了大漠,这已引发了内阁诸位大学士们深深的忧虑。

  王朝的兴盛,头等大事,便是要求皇帝后继有人。

  大臣们喜欢像弘治皇帝这样的天子,却受不了太子,毕竟太子真的很容易让人犯心脏病啊,这庙堂之上,位高权重者,哪一个不是七老八十呢。

  因而,他们现在怕了,认为太子的本质就在于,打小被人过于宠溺,教育的太晚,现在想要修补,已经来不及了,不过不要紧,还有皇孙。倘若太子有个好歹,这皇孙,便是皇太孙,这教育,非要从娃娃抓起才是啊。

  方继藩道:“儿臣认为,这大可不必,太不妥当了,皇孙这个年龄,和他讲授学问,他听得懂吗?”

  弘治皇帝却道:“可是他们说,这孩子未出生,还在娘胎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