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八十三章:斩草除根
  想到可怜的欧阳志,方继藩觉得有些惆怅。

  不过更惆怅的,是朱厚照。

  蹲在西山,朱厚照除草,捉虫,施肥,除了心里有一丢丢的不忿之外,似乎过程还是挺愉快的。

  每到王守仁的沐休,西山便热闹了,京师和附近的读书人,似乎已经掌握了规律,因而大清早的时候,便有人成群结队而来。

  此时,那些反对王守仁的人,该骂的也骂累了,毕竟朝廷也没有将其他学说,指斥为歪理邪说,非要将人捉来治罪,不过是科举时,钦定了程朱理学为‘官学’而已,提出自己的主张,并不触犯律令。

  前来此学习的,主要是以举人和秀才为主,尤其是屡试不弟的读书人居多。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学了一辈子的程朱,却发现自己一丁点用都没有,每日赋闲在家读书,越读反而越是不得要领,突然听了王先生的学问,顿时惊为天人。

  今日正是沐休日,西山已是皑皑白雪了。

  许多人穿着厚厚的棉衣,联袂而来。

  足足两百多个读书人,那刘健之子刘杰也来了。

  彼此之间,大家还算熟悉,所以相互之间颔首点头。

  小朱秀才来的最早,其实这几日,他都住在西山,因为往返最麻烦,这小朱秀才已经不穿儒杉,头戴纶巾了,而是很没斯文的,裹着一件袄子,下头是棉做的马裤。

  众人见了小朱秀才,纷纷见礼。

  小朱秀才黑了,也瘦了,不过见来了许多‘同学’,他倒是很开心!

  这些日子一个人埋头苦干,累点不算什么,主要是寂寞啊!偶尔,张信会领他一起做点事,可张信太老实了,和他说话,说着说着就说死了,连朱厚照这么活跃的性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可以很好的沟通下去,最终两个人的交流方式,大抵就剩下了‘嗯’‘嗯’‘噢’‘噢’‘嗯?’‘嗯’之类。

  ‘同学’们就不同了啊,说话很好听,大家见了小朱秀才,这个道:“先生最器重的便是小朱秀才,小朱秀才这些日子都在西山,想来又学了不少学问吧。”

  “小朱奉行先生知行合一,定有什么心得,来来来,说我们听听。”

  朱厚照兴奋得不得了,果真这地没有白耕啊。

  他刚想说,却见一人徐步而来。

  这人正是王守仁,王守仁的脚步走的不紧不慢,众人便呼啦啦的又朝王守仁行礼。

  王守仁只点了点头,接着看向朱厚照:“小朱秀才学了什么,说来听一听。”

  这时,朱厚照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他想了想,才道:“国家以农为本,百姓有了饭吃,才最是紧要。”

  众人不禁失笑,还用得着你说吗?这个道理,大家早就知道了。

  王守仁却没有嘲笑他,而是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你继续说下去。”

  朱厚照又想了想,便道:“可怎么才能使百姓有饭呢?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可见,想要让人吃饱饭,不饿肚子,绝不是读书人口里说说而已。”

  这一下,众人倒是沉默了,再没有人取笑朱厚照,而是一个个神色认真起来。

  “这就是王先生知行合一的学问啊。读书人不能只嘴上能说,还要俯首去做,就如先生教我们耕地一样,先生只是让我们耕地吗?我们读过书的人,耕地的手艺不及农户的一半,其实这耕地的本意是在行动中去获取耕种的知识,再积累这些知识,贯彻行动。”

  “就像丰城伯张信一样,你看那张信,他读过书,他也在西山耕地,可他和寻常的农户不一样,正因为他读过书,所以他有‘知’,因而他耕地时,更注重方法和知识的积累,但凡有什么心得,都会通过竹片将其记录下来,记下来之后,才可耕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