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乱世元后之棒下出皇帝 > 第一百一十九回远忧
  元氏收到于氏命人送来的请年酒的日期,心中有些惊诧,毕竟这些年来司马世家都是初五请年酒的,今年两府退了婚约,怎么还特意将日子调到初七了。

  拿着回贴匆匆去了丈夫的书房,元氏见长子长女都在这里,面色微沉的看了女儿一眼,将回帖递给丈夫,说了司马世家将年酒安排在初七之事。

  宇文信看罢笑着说道:“他们愿意初七请就初七请,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夫人不必太过在意。”

  元氏轻轻点头,又说道:“近来往我们府上送帖子的人家特别多,今年的年酒,怕是要比往年的规模大许多,信郎,阿妩怀着身孕不能劳累,如今佳娘也大了,就让她随妾身学习治家之道吧。”

  宇文信笑笑说道:“佳娘生来聪慧,又有两世记忆,这治家之道便是不学她也会的,不必特特在这等小事上浪费时间。倒是为夫这里离不得她谋划经略。夫人素来有能为,些许理家之事难不住夫人的,有劳夫人多辛苦几日了。”

  元氏满心不悦,却又不能公然违背丈夫的意思,只沉着脸看向女儿,沉沉的问道:“佳娘,你也觉得自己不必再学什么理家之道么?”

  宇文悦知道她阿娘这阵子总想往她脑子里塞三从四德女诫女训,可是却总得不到机会。每日用过早饭之后,她就被她阿爷叫走了,除了一日三餐之外,她阿娘几乎没有机会多见她几面,想来也是忍耐到了极点,否则不会当着她阿爷的面这样说话。

  “阿娘,若是有需要女儿处理的家事,您只管吩咐,女儿一定会做好的。”宇文悦的言语很平静,可是语气却透着一丝自傲,这与元氏素日里奉行的贞静谦逊大相径庭,元氏气的脸色都变了,若非有着深入骨髓教养,元氏怕不得当着丈夫和儿子的面立刻翻脸。

  “信郎,妾身知道您素来疼爱孩子,可您看佳娘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她这样哪里还象个体面的世家闺秀!将来还怎么做人媳妇!”就算是再三压着性子,元氏还是没有忍住,出言责问丈夫。

  “阿蓉,佳娘这样很好,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世家千金就该有世家千金的傲骨。关于佳娘的事情,晚上回去为夫再与你细谈,现在我们要商讨大事,你先回去吧。”宇文信面色微沉,对于妻子坚持要将女儿训练成事事以男人为天,不能有任何主见的小女人,宇文信已经反对过数次了,可是不论他怎么说,都没有办法扭转他妻子的执拗念头,这让素来好脾气的宇文信也不免有些动了火气。

  深深吸了一口气,元氏方才咬牙应道:“妾身知道了,妾身告退。”

  元氏走后,宇文恪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阿爷,阿娘是怎么了?从前她很疼佳娘的,如今怎么看着佳娘处处不顺眼,佳娘也没做错什么呀?”

  宇文信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你阿娘这辈子就活了”规矩“二字,从前她怎么说佳娘就怎么做,她自然疼爱佳娘,如今佳娘有了自己的主意,不肯做唯唯诺诺的小女人,你阿娘就接受不了。”

  “佳娘有自己的主意,这是好事啊,阿娘为什么接受不了。”宇文恪疑惑的问道。

  “阿兄,阿娘自小学的是女诫女训,谨守三从四德,那些东西已经刻入阿娘骨血里了,阿娘认为世上女子就理当如此。可是我上辈子已经做过那样的女子这辈子我不想再重蹈复辙,要重新活出个样儿,阿娘无法接受的是我的离经叛道。从我不肯再做针线开始,阿娘就觉得我野了性子,所以越发急着将我拉回她所认同的正轨上去。”

  宇文信点头说道:“佳娘说的没错,你阿娘的确就是这般心思。为父劝了她好多次,却无甚收效。”

  宇文恪摸摸脑袋,不解的说道:“阿娘既然认为要谨守三从四德,那她为什么不听阿爷的呢?”

  宇文信眼睛一亮,重重拍了面前的桌案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