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大红妆 > 第二六七章 直白
  离开清水巷的时候,沈彤的心情已经很好,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百卉堂。

  芳菲和小妹都在百卉堂里,她们正和好几个小姑娘一起,听小柴胡说海说。

  沈彤失笑,她记得芳菲和小柴见面就撕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能和平相处的

  她在铺子里转了一圈儿,却没有看到阿治,一问才知道有个太原来的客商要进一大批货,阿治和他去茶楼谈生意还没有回来。

  沈彤想了想,便进了后间。

  两个小学徒正在给蚊香装盒子,沈彤径自去了里间。

  蓝师傅像往常一样坐在炕上,面前的炕桌上放着一堆药材,他正用两只光秃秃的手腕拨弄着。

  沈彤在炕沿上坐下,看着蓝师傅择选药材。

  看到是她,蓝师傅颔首施礼:“沈姑娘来了”

  “蓝师傅辛苦了。”沈彤微笑。

  “不辛苦,这都是份内之事。”蓝师傅目光安祥,疤痕交错的脸上看上去并不如初见时狰狞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重又低交择选药材,专心致志,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了。

  沈彤注视着蓝师傅已有银丝的发顶,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眼前的人如果真是当年的那个幸存下来的后晋之主,那么他也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雄心壮志了吧。

  无论是什么人,足不出户,经年累月生活在斗室之中,与药石香料为伴,再多的豪情也会消磨殆尽吧。

  “蓝师傅,您会患得患失吗”沈彤忽然问道。

  蓝师傅的手腕停顿一刻,随即便又把几块根茎壮的药材拔到炕桌一侧的藤筐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蓝师傅喃喃低语,像是在对沈彤说,又像是说给自己。

  “这些年来,你是用这句话来安抚自己的可是其他人不会。”沈彤道。

  “其他人不是我,我管不了他们的事。”蓝师傅依然没有抬起头来。

  “所以,你知道有那些人存在,在榆林如是,在西安亦如是,你一直都知道有人在你的周围。”沈彤正色。

  金旺招供的时候曾经说过,那个开笔墨铺子的高子和,在西安另有任务,而那个伤务是他们这些人都不知晓的,但是从高子和在西安蜇伏十几年来看,他像是在监视什么人,只是金旺并不知道高子和究竟是在监视着谁。

  于是沈彤便想到了蓝师傅,她也是从那时开始,对蓝师傅不再像最初那般如临大敌。

  一个被监视的人,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且,还是一个有残疾,多年没有走出大门的人。

  蓝师傅停下手来,他安静地坐在炕桌前,把两只手腕放在炕桌上,像个正在上课的小小蒙童。

  “我心已死,他们在或不在,于我何干。”

  沈彤的嘴角动了动,她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只是静静地看着蓝先生。

  小小的斗室之中,一大一小两个人,如同两尊石像,谁也没有动,谁也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蓝师傅的老仆撩帘进来,手里是个小石臼:“您看看磨成这样行不行啊”

  蓝师傅看了一眼,微笑道:“可以了。”

  老仆应声出去,帘子在他身后放下。

  沈彤深深地透了一口气,淡声说道:“监视你的人已经走了,知道自己暴露了,他杀了妻子儿女,连夜逃走。”

  蓝师傅的无怒无喜的脸上忽然抽搐起来,他颤声问道:“他杀了自己的妻儿不会,不会的。”

  沈彤摇摇头:“你是想说那不是他杀的,而是被来灭口的人杀的吗”

  蓝师傅没有说话,沉默便是默认。

  沈彤叹了口气:“或许你是对的,但是我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