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现代都市 > 匆匆那年 > 六一九章 破案
  我和慕容清清去了医院,慕容清清脑袋没事,轻微脑震荡,一直恶心,头晕,还有疼。我则是外伤,看我脸就知道我被打了。这才过了多久啊,我又得带着伤脸去学校。全校同学肯定会想,这咱们学校的天怎么隔两个月就被打一顿啊。

  这一次后爹还是报警了,一出事就报警,基本也是后爹的套路了,不像以前后爹还会找人帮我打回去。持刀抢5000,判个几年一点问题也没有。我当晚连夜跑去警局做了笔录,知道什么说什么,而且我就直接判断,整个抢我钱的计划,肯定是许伟郎他们一伙人安排的。

  第二天我没上学,又要暂时在家休一段时间。慕容清清和我一样,在家里躺着。后爹一会一个电话,到处联系。其实都已经立案了,后爹就算不找人,估计许伟郎他们也跑不了。当天晚上,许伟郎和他家人来了我家门口。他是从警局赶过来的,这子没给我打电话,亲自找上门,上我家来闹了。

  起初我还以为他准备向我求情呢,结果他在我家门口跟我叫了起来。说他什么都不知道,还说我冤枉他。我妈当时生气,在门口给他家一顿臭骂,还说要把许伟郎抓进去,蹲一辈子牢。我当时都想冲上去打他,后爹急着在床上大叫,让我别冲动,全家人都拦着我,我才没有动手。

  许伟郎走后,后爹就打电话问什么情况,警局那里的消息是许伟郎不承认,说这事和他没关系。许伟郎的父母在陪着许伟郎做完笔录的隔一天,跑去学校闹了。说我一大堆坏话,还说我在栽赃许伟郎。本来不想让学校知道的,结果又传的全校都知道了。

  民警去了瓦房店,找到了欠我000元钱的李维旭,问他那天在我们旁边吃面的两个人是谁,李维旭和面馆的老板都说忘了,不记得,也不认识。民警又去了李维旭最开始安排好的那个饭店,也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李维旭做的笔录也没啥问题。不管民警把事情说的多严重,李维旭都丝毫没改口,说他是无辜的,他只是通过许伟郎跟我借钱。

  现在要破案也有办法,我亲自去认人。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正好这几天不用去上学,于是我坐着警车跟着民警去调查。在路上,民警告诉我,他们那个村子都走访了一遍,没有嫌疑犯符合我说的形象。到时哪家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民警会叫出来让我认。当然我不需要下警车,只要认脸就行,认出的话,也不会立即抓人,到时他们有安排。

  当天,我们警车停在人家门口,我坐在车里还挺隐蔽的,民警会把人叫出来,然后我在车里认。不管是照片,还是本人,都不是那天抢我钱的两个年轻。说实话,我感觉民警对我这案子待遇太好了,太用心了,这也是后爹打电话的结果,可能里面有少许做样子的成分吧。

  其实大可以弄一堆照片,我直接去警局认照片就可以。民警告诉我,这案子局里很重视,就算今天认不到人,也没事,他们会尽快破案。忙乎了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有,我们只能开车回了大连。以后周围几个村,还有旁边的楼房住户,会有当地的民警走访,有线索会让我去警局认照片,我不用像今天一样跑来跑去了。

  原以为会轻轻松松的破案,结果比想象的难多了。没上学的那几天,我又去了一次警局认照片,看的我都眼花了,也没认出来。可能是本人,但是照片不像,很有这个可能。这一次我在家休息,只有刘源远来看我,其他人要来,我没让,毕竟没啥事,就是脸难看了一点。

  刘源远这子一见到我,就问我上学之后,怎么收拾许伟郎。是他把我被抢的消息传了出去,而且就这一个星期,许伟郎和高二的张坤勾搭上了。张坤当时被林雪纯打服之后,俩人不算化敌为友,起码张坤对林雪纯是心服口服。最近许伟郎又和林雪纯搞在了一起,所以应该是林雪纯牵线,许伟郎和我的死敌张坤准备在学校联手了。

  我又把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