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1792富甲美国 > 第二十七章 富饶之地
  抹香鲸头部有两种鲸脑油容器,一个是捕鲸人俗称的海德堡大桶,里边装满了捕鲸人渴望的鲸脑油,另外一种容器是如同蜂房状的缓冲组织里边一小格一小格的存着鲸脑油,抹香鲸大头的前部全是这样的组织,只能靠人力榨出来,这东西凝固点只比鲸的体温低三度,等变成固体就费劲了。

  美国捕鲸船喜欢把抹香鲸的头切下来吊上船,然后用小桶舀出鲸脑油倒进大桶里边。可以沿着鲸占身体长度三分之一的头部后面贴着鲸头骨把整个海德堡大桶铲下来,你也许看不见它在哪里,但当你站在上边时你就清楚的知道它的边界在哪,它是一个软软装满油的袋子里边没有任何骨骼,这个特点让水手们虽然对抹香鲸还陌生却不会搞错鲸头的位置。

  霍尔以前没有捕过鲸对这一行知道的却不少,商船或者私掠船的船长们聚在一起时除了交换各种见闻,对自己的职业经历吹的牛皮足可以装满几条船。

  高强度的宰杀作业持续了几个小时,超过五十吨重的抹香鲸只剩下一副骨架,肉和鲸脂堆满甲板,连两翼的船甲板上都不能避免,这东西实在是太大太重啦本来打算好好利用一下鲸下水的弗里兹也只能无奈的放弃,譬如鲸的肝可以提炼鱼肝油,即使不提炼烹制一下少量食用也可以给船员补充维生素a,如今只能都丢进海里,眼看着迟到的大青鲨兴奋的在一堆鲸下水中钻来钻去。

  鲸骨中也可以提炼鲸油,但那是需要蒸汽锅才能做到的事,因此弗里兹和肖尼猎人都只能遗憾的把巨大的鲸骨架沉入水中,本来他们很想留下鲸头骨,但是甲板上实在没地方可以摆放,为了平衡船只载重负荷,费曼已经花去许多口舌,弗里兹只好同意倒掉大部分淡水,仅留下一周半的配给量,为鲸肉和鲸脂腾出载重吨位。

  不过弗里兹还是让猎人们取下抹香鲸的牙齿,一颗就有近两磅重,足以让内陆的居民摸着这颗竹笋一样大的牙齿想象这可怕的生灵。在许多捕鲸船上美国水手用抹香鲸大牙雕刻工艺品已成为传统,当然对肖尼猎手们来说这种稀罕材料能做的器物和工具很多。

  一边炼油一边切割清洗鲸肉再把它们用绳子挂起来晾晒,弗里兹苦恼的发现一头鲸的肉竟然有如此之多,能都切成薄片晾干当然很好,但这么做绳子肯定是不够用了,于是大部分鲸肉只能切成细长条穿起来晾干。

  这个东西的价值弗里兹毫不怀疑,印尼拉玛勒拉的捕鲸人几百年来一直捕杀抹香鲸作为食物,鲸油作为烹饪的油脂,鲸肉干用来向种植谷物的民族换取粮食和蔬菜,这种生存捕鲸即使到21世纪也没有停止。

  也许纽约的居民不会那么喜欢鲸肉干的味道,但肉毕竟是肉,它不会比臭气熏天的鳕鱼更难吃,会有买不起牛肉的人需要它。

  留下值更的人熬鲸油,其他人在把鲸肉条全挂上绳索之后也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弗里兹却还没有睡着,新水手们对今天的巨大猎获兴趣缺乏,他们既不能靠这个获得自由,也不能靠这个得到财富,最多就是食物中的肉量更足而已,难以让他们发挥出主动性来,此事还需重视。

  历史上曾经有许多黑人在获得自由后登上新英格兰捕鲸船,靠着从某些非常走运的捕鲸船拆账中获得了和风险相对应的财富,上岸就可以改行过安稳日子,而现在自己面对的这些水手做的无论好坏都不是自己的,这让弗里兹联想起了前世的某些不愉快事情。

  此番返航回去之后要么跟主人们谈判,给这些水手一个盼头,要么就只能换下他们,航海和捕鲸是搏命的行当可开不得玩笑

  天明之后弗里兹将两船的新水手都召集到一起,“我知道你们中有很多人出生就是奴隶,不论你们的主人对你们怎么好,你们还是他的奴隶。

  当他鞭挞你们的时候他可能会说他是在像父亲教训儿子一样,对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