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第四十八章 处理清楚了
  莫支书告诉阿奶:莫小凤伤势严重,大队卫生员只能做些简单处理,怕是连公社卫生所都没办法治的,村里通公路,去县城和地区莞城都很方便,索性就把小凤送去莞城医院治疗,可是莫国强和刘凤英夫妻俩不知道搞什么鬼,刚请了假去县城回来,身上钱花光了,实在拿不出钱来,只好阿公出头,跟大队部借点钱让他们带走,这会阿公正在大队部跟会计出纳补办手续,签写借条,另外还要说明交接看守水库的事,得费点时间。

  莫小强几个上门闹事,有人跑去大队部报信了,为不让阿公着急,莫支书就先带了人过来瞧看。

  阿奶问道:“小凤的伤,能治得好吧?”

  莫支书叹了口气:“我们不是医生,可看那惨样,卫生员说整条粗铁线打进眼里,那铁线还是烧红的,还生锈……唉,怕是好不了喽!”

  阿奶脸色也是一沉,接着道:“她五叔公啊,小凤受重伤,我们也难过,老头子要是有钱就尽量给,去大医院治好起来,可这事真不能怪小曼!”

  “不怪她怪谁?要不是她,小凤能伤着吗?就是要你们赔,一千块一万块钱赔来!还要把莫小曼也弄瞎!”莫小强大声叫嚷。

  阿奶耐着性子道:“小强,你应该也亲眼看见:你妹妹是让你那个狠心的妈打伤的,关小曼什么事?我家小曼走个路都被你们捉回家,你们倒是跟我说说,为什么捉我的小曼?你们想把她害死吗?”

  “谁要害她?她那贱命值几个钱?我爸是拉她回家跟我妈说句话!”

  阿奶道:“说话就说话,做什么拿烧红的铁钳打人?”

  “就她那个欠打的样,不打她打谁?”

  阿奶不作声了,仰起脸,院子里老人小孩就议论起来,都说刘凤英活该,想害人反倒害着自家女儿了。

  莫小苏拉扯一下莫小强的衣袖,对阿奶说道:“阿奶,你老糊涂了吗?偏心也该偏向自家人!小凤可是你亲孙女,小曼却是一个捡来的来路不明的野种!你护着她有什么意思?”

  “住嘴!”莫支书瞪着莫小苏:“小孩子家家的,好的不学,专门学长舌妇满口跑火车,像什么样?”

  莫小苏撅嘴,阿奶淡淡地说道:“你妈不是告诉过你?我这辈子没生养,我连亲儿子都没有,哪来的亲孙女!年轻时候倒是养过两个白眼狼,到头来让狼反咬,赶出门了,那才是没意思的事情!你们说小曼是捡来的,她就是捡来的,现在她跟着我和老头子,我们三个寡老孤小做一家了,小曼就是我的孩子,我只有这个亲孙女,再没别的!”

  “咳咳,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二嫂不用理她!咱们村、咱们莫家这么个大家庭,你们可不是寡老孤小……刚才在大队部都问明白、处理清楚了,小凤受伤不关小曼什么事,都是刘凤英自己不小心,拿着铁钳出来说话,结果伤着孩子了!二哥尽自己能力给了些钱医治,国强和刘凤英,他们都是成人了,知道闹出来对谁都没好事,反而耽误孩子,也签了保证书不再闹出来,就这么了结,以后谁都不准再提!那个莫小强,听见了没有?不准再来吵闹你阿公阿奶!”

  莫小强狠狠瞪了小曼一眼,拧着脖子,满脸倔强。

  秋二奶和几个婆婆妈妈走近来安慰阿奶,让她不要多想,村子里好像就是阿奶没有生育,这是值得同情的事,虽然人们背后会偷偷议论甚至取笑几句,但明面上,大多数人还是不吝惜自己的同情心。

  黄宝山见莫小苏低着头很不高兴,眼睛眯了眯,朝着莫支书问道:“这屋院明明是我表妹的阿公买下来了,你刚才又说是公家财产,什么意思?”

  莫支书看着他反问:“谁告诉你这个屋院卖掉了?”

  “大家伙都这么说,知青全跑了,招工进厂当工人,要不就是去读书,没有知青愿意留在农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