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玄幻奇幻 > 庶女毒妃 > 14,突生变故
  纳兰刚则满脸疑问,就连张妈妈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

  可她话还没有说完,又想倒是有夫人撑腰,这个家也是夫人说得算,于也不怕了,继续说道:“是,是初二那日近午膳时分,在文竹阁通向霄雨阁的小径上见到的竹文,当时她慌慌张张的,走路也不看人,便撞到了老奴,所以,玉佩才会从帕子里掉了出来,随后竹文拾起玉佩便向霄雨阁的方便跑了。”

  “张妈妈可记好了确实是初二吗?莫一会儿又变成了初三?”纳兰冰低头小声故做懵懂的问着,看似单纯无意的一句话却让张妈妈脸色更白。

  南宫宁表面淡定,却恨不得缝上纳兰冰的嘴。

  而纳兰刚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眼色阴沉的看着张妈妈。

  “确,确实就是初二,五小姐是初一给夫人请安时昏过去的,第二日老奴便见着竹文,当时还奇怪她怎么没在院里照顾五小姐,反倒向霄雨阁跑去。

  所以老奴才记得这般清楚,就是初二,没错。”张妈妈终于将话说完。

  南宫宁看了眼雨乔,雨乔明白该到她出场了,于是也说在初二那日,近午膳时分竹文来找的她。

  “竹文,你可还有话说?”南宫宁平静地看着竹文。

  “夫人容禀!

  奴婢的老子娘早在上月初三就已过世,病重需要人参等名贵药材根本就是他人杜撰,夫人可以派人去奴婢的家乡查看,奴婢的老子娘是否过世!

  雨乔与张妈妈说初二那日近午膳时分见过奴婢更是子虚乌有,那日近午膳时,奴婢去厨房给小姐取参汤,路上冲撞上了侯爷正被罚跪,哪里能分身去见张妈妈与雨乔。

  还请夫人明察!”

  竹文不慌不忙的将话说完,雨乔与张妈妈脸上已均无血色。

  南宫宁也是暗恨。

  她根本不知道侯爷惩罚过竹文。

  这些该死的奴才,办事越来越不上心,这事怎么没有人向她通报过。

  南宫宁心思又一转,本来她是打算一同除去雨乔与竹文,这是一个一石两鸟之计,现在来看,怕是要有变了。

  “老奴,老奴,记错了,记错了,是初三,是初三!”张妈妈见竹文言之凿凿,也知事情办砸了,于是拼命想补救,可惜啊,纳兰冰设计了这个局中局,又怎能不诸事都算好。

  “张妈妈,初三那日小姐病得最是厉害,高烧不退,夫人担心小姐病情,命文竹阁内所有奴婢婆子严守以待,防止小姐病情有变,那日文竹阁内可是连个苍蝇都没能飞出去,何况奴婢这么个大活人。”

  纳兰冰暗自在心里赞叹着竹文,言辞越来越犀利了,越来越有她的风范了。

  南宫宁狠瞪了张妈妈一眼,愚蠢!

  而张妈妈听了竹文的话,一下子摊软了。

  “如此说来,竹文便是冤枉的了!

  雨乔、张妈妈,你们可知罪?

  你二人合谋偷了本夫人的玉佩,后被发现后又将一切罪责嫁祸于竹文,险些害得本夫人不辩是非,错罚了好人,也险些离间了本夫人与小五的母女之情,来人啊,将雨乔与张妈妈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