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八 狼子野心
  作为一个天才军事游戏程序员与曾经做过皇帝之人的结合体,现在的刘辩果然拥有惊人的军事天赋,就在他的话语刚刚落下之后,果真一语成谶。

  “杀呀!”

  就在甘宁的骑兵和廖化部对溃败的贼兵穷追不舍之际,队伍的后方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一支约莫两千人的队伍席卷而来,以碾压一切的气势朝殿后的花荣部发动了强袭。

  “放箭!”

  幸好花荣已经有所防范,手中长枪一挥,列成矩形阵势的弓箭兵转过身来,朝着来犯之敌射出一波箭雨。

  但来敌似乎早有准备,人手一枚盾牌顶在头上,冒着箭雨向前推进。

  “嗖、嗖、嗖……”

  “嘭、嘭、嘭……”

  箭矢离弦之声与撞击在盾牌上的声音此起彼伏,在苍茫群山之中显得诡异而恐怖,仿佛死神的召唤一般。

  在抛下了百十具尸体之后,这支两千人的重装兵与花荣的弓箭手短兵相接,展开了白刃战。

  花荣的部曲基本上都是以新招募的民夫组成,战斗力还不如廖化的老黄巾军,虽然经过了接近一个月的训练,但仍然无法与战斗力强悍的敌军相抗衡。

  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惨嚎,刘军纷纷喋血阵前,片刻功夫就伏尸两百余人。

  虽然花荣挥舞着一杆长枪,身先士卒的厮杀,虽然他的长枪犹如出洞的毒蛇一般令人防不胜防,又似闹海的蛟龙一般八面威风,虽然被他挑翻在地的敌军多达数十人,但仍然无法阻止部曲向后溃败……

  刘辩站在山丘上望着这一幕,心在滴血。

  这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组建的一支新军,怎么能让他在襁褓之中就夭折了呢?

  “鸣号角,招甘宁退兵!”

  “桂英,你率两百禁卫军去援助花荣!”

  穆桂英立马横刀,胯下燎原火,手中雁翎刀,头戴束发凤凰冠,两根鲜红的稚翎迎风摇摆,听了刘辩的话一脸忧虑:“可是,大王你……”

  “孤在阵中央,暂时无妨。况且土丘下面还有李严的护粮兵,左右还有敖勇、樊猛二位护卫,寡人暂时无虞。你先不要担心孤的安危,提起你的大刀,去狠狠的杀敌,帮助花荣抗住敌军的强袭,等待甘宁骑兵来援!”

  刘辩立马土丘之上,表情刚毅,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大将风度。果断的命令穆桂英出击。

  “诺!”

  穆桂英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拱手领命。

  手中大刀一招,高声道:“张希、韩泽两位屯长率部随吾去援花荣,敖勇、樊猛两屯留下拱卫大王!”

  燎原火一声嘶鸣,像离弦之箭般蹿下山丘,眨眼间就把后面的步卒甩的远远地。

  张希、韩衍两位屯长,俱都手提朴刀,引领着本屯勇卒追随着穆桂英的烟尘而去。

  “嘶……好强悍的队伍啊,这绝不是一般的山贼,甚至就连盘踞在这一带的葛陂贼都不会有这样的战斗力,对方用黑袍把铠甲裹在里面,分明是想掩饰他们的身份,这说明了什么?”

  刘辩稳稳的坐在追风白凰之上,双目微闭,陷入了沉思。

  葛陂贼是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死后才兴起的乱军,与黑山贼、白波贼并称三大黄巾余孽,以弋阳人罗天王为渠帅,最多的时候拥有五六万人,为祸汝南、南阳、淮南一带。但后来在袁术、刘表以及朱儁的联合镇压之下土崩瓦解,分裂成十几股小型的游寇。而且作为起义军,葛陂贼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战斗力,所以这个可能性被率先排除。

  刘辩揉了揉被冷风吹得有些麻木的脸颊,继续思考:“既然不是山贼叛军,那么就是官兵咯,到底是哪个混蛋竟敢伏击老子?”

  董卓军有宛城的刘磐阻挡,而且步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