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二 驱虎吞狼
  襄阳城,刺史府。

  听了侄子刘磐的汇报,荆州刺史刘表立即召集手下的心腹幕僚共商对策。

  今年春季,原先的荆州刺史王睿在和孙坚的攻伐中被流矢射死,刚刚掌握了大权的董卓为了拉拢名气颇大的皇室后裔刘表,以天子的名义加封刘表为荆州刺史,持节总督荆襄九郡军政。

  刘表在接到任命之后表现出了非凡的政治才能,单枪匹马入荆襄,成功取得了以蔡瑁为首的蔡氏家族,以蒯良、蒯越为首的蒯氏家族等两大豪门的支持,以摧枯拉朽之势奠定了自己在荆州的统治地位。

  为了巩固政权,刘表娶了蔡瑁的mèi mèi蔡氏为妻,又将出身江夏豪族的黄祖擢升为江夏太守,提拔文聘为大将,重用外甥张允、侄子刘磐,牢牢的将荆州的军政大权控制在了手中。在其他诸侯还为了一郡之地而争的头破血流之时,刘表已经轻松掌控了一州之地,麾下拥有五万甲兵,成为了屈指可数的强势诸侯。

  这个时期的刘表不像暮年那样丧失了斗志,成为了曹操口中所说的守土之犬,而是长袖善舞,胸有城府。

  在接到了讨伐董卓的檄文之后,身为皇室后裔的刘表本应该身先士卒,为重振汉室河山而倾尽全力才对,但出人意料的是地盘最大、兵力最雄厚、又是高祖后裔的刘表竟然未发一兵一卒。

  当然,刘表也不是不怕遭世人唾骂,为了堵住天下苍生的悠悠之口,刘表想出了一个绝妙计策把袁术当猴耍了,这件事最终导致二人后来结为死仇。

  当时袁术手中只有一块贫瘠的汝南,缺兵少粮,对于土地肥沃的刘表眼馋不已。就在这时候,刘表抛来了橄榄枝,上书表奏袁术为后将军、领南阳太守,并拨给袁术两千老弱病残、外加两万石粮食。袁术不知是计,欣然接受。

  所谓的领南阳太守,不过就是挂了个虚名,说通俗点就是jiān zhí南阳太守,实际的权力还是掌握在刘表侄子刘磐的手中。但就是这个虚名让袁术成了刘表名义上的手下,南阳郡隶属于荆州刺史管辖,南阳太守不就是刘表的手下吗?

  如果关东联军获胜,刘表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谁说我没有参加伐董贼了,我不是派了南阳太守代替我参加嘛!如果董卓获胜,刘表就可以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袁术头上,把自己洗的清清白白,你看我对董太师多么支持,就算十八路诸侯一起反你,我都没有发一兵一卒。

  这简直是个立于不败之地的完美计划,由此可见刘表绝对不是个无能之辈,而是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袁术才如梦初醒,恼怒之下向刘表借一万精兵,五万石粮草。刘表当然不会答应,两人顿时变成了相见眼红的仇家。袁术遂派遣挂靠在自己名下的孙坚跨江击刘表,导致中了流矢,英年早逝。

  当然,以上都是正常历史之下的后话,现在随着刘辩的穿越,蝴蝶已经扇动了翅膀,局势会怎样发展,无人能够知晓。

  “本以为何太后与弘农王来南阳只是暂住,没料到那年轻的弘农王竟然在宛城附近招兵买马,所图非小,诸位以为此事该如何应对?”

  身高八尺,相貌雄伟的刘表手抚漂亮的胡须,用精光四射的双眸扫视了一下众智囊,沉声问道。

  蒯越率先出列,拱手道:“以越之见,不如把何太后母子接到襄阳来,一来可以监视太后母子的一举一动,二来可以对抗洛阳的董卓。若是他以天子的名义向我们下达不利的诏书,我们可以用太后的名义反驳,立于不败之地。”

  听了蒯越的建议,刘表手抚胡须,双目微闭,陷入了沉思。

  不仅仅只是刘表,在场的所有幕僚都一起陷入了沉思,在心里悄悄衡量蒯越这个办法的利弊。

  不得不说,蒯越的这条妙计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弱化版,虽然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