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 26.第26章 权总,他快要回来了(2)
  “唔——”安歌连忙躲开,突然明白他眼里的那种深意是代表了什么,“你干什么,中午才……”

  “植物人,给你上权太太的第一课。”权墨抱着她就走,“我要什么你都得给我,包括你自己!”

  他的声音一贯很冷,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

  权太太的第一课?

  安歌望了一眼他身后高高的书架,那里还有她看了一点的法律书籍,她试图挣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她没忘记,她还债的方式……是卖了自己一辈子。

  进卧室、吻住、蒙丝巾、推倒……权大总裁一气呵成。

  这一回,安歌是真心被折腾累了,倒在权墨怀里睡得天昏地暗。

  权墨坐起来准备起床,身边一双纤细白皙的腿不知不觉间缠上他的腿,缠得紧紧的……

  然后,权大总裁睡不着了,单手枕在脑后就这么一直醒着,低眸睨着臂弯里的女孩,她睡得很沉,眉头却还微蹙着,唇偶尔嚅动着,手指有些不安地抓紧了被子。

  睡着了还有她愁的事?

  “滋——”

  床头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权墨飞快地伸手拿过手机握住,让震动的声响消失。

  “唔……”安歌不安地在他怀里动了动,转了身背对着他而睡,忽然轻笑一声,嘴里呢喃出一句,“爸爸……钓到了……”

  做梦了她。

  还在想她爸爸?

  权墨垂了垂眸,盯着她蜷缩侧睡的身影半晌才把视线投到自己的手机上,是一条短信,权墨点开一看,上面只有一行字——

  权总,他快要回来了。

  他终于要回来了……

  权墨看着这一行字,眸色越来越深,英俊的面庞没有表情……

  ——★——★——★——★——

  安歌和权墨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地处着,他对她有需求时,她给予;他抱着何小莎时,她识相地走开。

  对安歌来说,她有更重要的事,就是查清楚爸爸诈骗的事。

  某个上午,安歌再度对着一堆难懂的资料抱书啃时,却发现资料上很多难懂的法律术语都被诠释得简单易懂。

  她看过权墨的笔迹,是他的。

  不管他是闲得蛋-疼,还是有意相帮,安歌都对这个冷冰冰的男人多了一分好感……当然,只是是感激的好感。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理清资料,看着证明他父亲犯法的证据毫无瑕疵,安歌的心慢慢变得压抑起来……

  长长的玻璃走廊,像是走不完似的,深深的,像通往了另一个世界。

  安歌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手里紧紧抱着资料,步伐缓慢。

  她知道,再查下去也是一样,结果不会改变,她的爸爸……真的犯了法。

  走廊的尽头,权墨站在那里,仿佛已经站了很久,颀长的身影投在地上,拉长了影子,连影子都是冷漠的,他转过头,深深地看向她,没有表情。

  她抬起头,望见了他,望见了他斜斜的影子。

  像是分别一世纪的对视……

  走廊的玻璃擦得尤其干净,玻璃外,花正娇媚,颜色如血。“唔——”安歌连忙躲开,突然明白他眼里的那种深意是代表了什么,“你干什么,中午才……”

  “植物人,给你上权太太的第一课。”权墨抱着她就走,“我要什么你都得给我,包括你自己!”

  他的声音一贯很冷,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

  权太太的第一课?

  安歌望了一眼他身后高高的书架,那里还有她看了一点的法律书籍,她试图挣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