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 22.第22章 在这里,什么都是我的(1)
  伸手拿下眼睛上的丝巾,安歌一双漂亮的瞳仁发呆地望着天花板,男女之事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恐怖,也不是疼得撕心裂肺……

  是她体质太好了么?不都说第一次会疼得死去活来么?

  安歌下床从隔壁房间拿回笔记本,重新坐到床-上。

  忽然,一个闪念闪进她的脑袋。

  安歌把笔记本放到一旁,掀开凌乱的被子,在洁白的被单上寻找着,结果被单上还是干干净净的,没一点异样……

  不应该啊。

  “你在找什么?”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

  “找记号。”安歌跪在床-上不假思索地答道,“难道我的第一次也献给自行车了?”

  不然怎么会一点点的血迹也没有?

  权墨从浴室中走出,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浴袍,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短发,闻言冷笑一声,“你伪装处-女,是暗示我应该珍惜你吗?”

  有人的舌头又开始毒了。

  “……”

  安歌放弃再找自己第一次的痕迹,抬眸睨他一眼,想了想认真地道,“我还是让自行车珍惜我吧。”

  他这种冷冰冰、糟塌女性的资本主义者……她才不屑。

  “……”

  权墨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脸色沉下来。

  安歌不理他,把笔记本放到自己膝盖上,打开,开机。

  “咚咚咚——”

  三声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

  “少爷,少奶奶。”有女佣的声音传来。

  “进来。”

  权墨冷冽地扬声,走到床边坐下,目光不悦地盯着安歌的脸。

  一个女佣推门进来,恭恭敬敬地走到床边,手上的托盘放着两瓶酸奶,“少爷,您要的酸奶。”

  什么时候要的酸奶?

  安歌抬起头,只见权墨拿了一瓶,立刻探着身子越过他去拿另一瓶。

  她饿了。

  “啪——”

  她的手还没摸到酸奶,就被一把狠狠地打掉。

  “干嘛?”安歌愤怒地看向罪魁祸首——权墨。

  权墨把毛巾扔在一边,坐得随意而优雅,薄唇抿着吸管,黑眸冷冷地扫她一眼,“让自行车给你酸奶。”

  “……”

  安歌无语,不喝就不喝,她转眸朝女佣笑了笑,“厨房有吃的吗?我饿了。”

  “让自行车给你做饭。”

  “……”

  “下去。”权墨喝着酸奶吩咐女佣。

  “是,少爷。”女佣一点都不敢耽误,端着酸奶麻利地离开了房间。

  “……”

  安歌只能眼睁睁看着女佣离开,欲哭无泪。

  “让自行车给你找个女佣。”权墨继续道,英俊的脸黑得厉害。

  安歌瞪向权墨,“权大总裁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一个大男人心眼怎么小成这样,她不就说了一句自行车嘛。

  “你的自行车不小气就行了。”

  “……”

  安歌抓狂,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自行车”三个字了。

  静心……静心……

  安歌深吸好几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到笔记本电脑上,结果笔记本上呈现出一个小框,要她输入密码。

  “开机密码是多少?”

  安歌不得不再次搭理权墨。

  “让自行车告诉你。”伸手拿下眼睛上的丝巾,安歌一双漂亮的瞳仁发呆地望着天花板,男女之事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恐怖,也不是疼得撕心裂肺……

  是她体质太好了么?不都说第一次会疼得死去活来么?

  安歌下床从隔壁房间拿回笔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