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 18.第18章 她昏倒在记者会(3)
  “我不是商人。我只知道,他是我爸爸。”

  那是她的爸爸。

  光这一点,就足够她豁出所有。

  “……”

  这女人,还真想去卖-身,她倒是什么都敢!就不知道哀求一下他么?他在她眼里是个冷酷得完全听不进话的男人?

  “砰!”

  权墨将安歌重重地甩到一旁,欺身而上,双手按在她身旁两侧,冷漠地盯着她,“那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这块料。你是床-下能讨男人欢心,还是有多少功-夫好?就凭……”

  他的话没有说完,被她堵上了嘴。

  安歌身上还穿着礼服,踩着一双恨天高,伸手勾住权墨的脖子,仰起脸就吻上了他的薄唇,用力地吻住,她的唇很柔软,吻谈不上任何的技巧,生涩得很,却让人酥骨。

  “……”

  她几乎把整个身体都贴向了他,凹凸有致的身段,唇一张一合,呵气如兰,权墨浑身的神经都被挑动起来,伸手便将她重新按回去,疯狂地吻了回去……

  电梯间屏幕上的数字一层一层地下降。

  暧-昧的气流灌满彼此。

  权墨吻得太过激烈,安歌从未受过如此对待,不禁想退开一些,却被权墨逼得更紧,她只能皱着眉承受……

  她还以为,像权墨这种万花丛中过的男人吻技一定很好。

  但可惜,他的吻还是像野兽一样。

  臭得要死。

  和她一样,像是没吻过任何人一样的小学生。

  “啪——”

  权墨边狂烈地吻着她,边脱下价值不菲的西装随意丢到地上。

  安歌被吻得嘴唇吃疼,渐渐地,神志有些迷离,一双细臂无力地圈住他的脖子,如藤蔓般攀附在他身上……

  “叮——”

  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电梯门突然打开。

  “啪啪啪——”

  几个走过的职员望着电梯里凌乱纠缠的两个人,文件纷纷掉一地,嘴巴张得比什么都大。

  “……”

  安歌窘得面红耳赤,下意识地把脸埋到权墨胸前,掩耳盗铃般地不想让人看见。

  权墨冷眼扫过去。

  “走走走,开会,开会——”

  职员们来不及捡文件就鸟兽散了……

  “那、那什么……”安歌从权墨胸前弱弱地抬起头,“我吻技……还可以吗?”

  权墨低眸看向她,一股无名火“蹭”地冒了上来。

  她和他接吻接了半天,就只是想让他认同她的吻技,好同意让她去卖?!

  “砰——”

  权墨一拳揍向电梯壁,冷冷地瞪着她良久,唇畔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你那叫吻技?”

  “……”

  “不是啃?”

  “……”

  安歌想挖个洞,把自己的尊严和人格、骄傲都一起埋葬。

  权墨冷着脸转身走出电梯,安歌捡起地上的衣服追上去……

  室外停车场,司机、保镖早已等候多时。

  权墨一路走向开着门的一部劳斯莱斯,何小莎坐在里边,见权墨走来立刻下车投怀送抱,发嗲地埋怨,“权少,我等你好久啦……”

  安歌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步伐僵了僵。

  “我刚宣布婚讯,你就在大庭广众投怀送抱?”权墨毫不留情地推开何小莎,脸色冷酷无情,“别再让我看到这个女人。”“我不是商人。我只知道,他是我爸爸。”

  那是她的爸爸。

  光这一点,就足够她豁出所有。

  “……”

  这女人,还真想去卖-身,她倒是什么都敢!就不知道哀求一下他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