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 4.第4章 羞辱(1)
  “植物人的嘴真苦。”

  说完,权墨抽起纸巾擦嘴。

  “你在胡说什么?”安歌瞪他,“什么植物人,什么在你床-上睡了三年?”

  顿时,安歌忘了被他强吻的事。

  她有更多想知道的……

  “医院是我投资的,医院的病床自然是属于我。”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你说什么植物人?”

  “看来你睡了三年,脑袋都不清楚了。”

  “你说清楚!”

  “你还不够资格我废话。”权墨拿出手机,拨出一个键,声音冷淡而不耐烦,“把植物人带下去。”

  很快,书房里多出好几个保安。

  安歌被保安扯住胳膊往外拖,脑袋跟一团浆糊一样,什么都不明白。

  不是2010年吗?

  怎么会变成2013年了?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啊……她是植物人吗?不可能,不可能……

  安歌被拖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权墨如冰一样冷的声音,“关于那3亿债务,我给你两条路。”

  什么3亿债务?她什么时候又有债务了?

  “第一,进娱乐圈做外围女还债。”

  “……”

  “第二,嫁给我。”

  “……”

  话落,安歌就被保安拖出了书房,沉重的门在她身后重重地关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

  一个小小的超市里。

  安歌蹲在一个货架前,双手握着一瓶冷冻的酸奶,双眼呆滞地盯着酸奶瓶上的出厂日期——2013年12月。

  超市所有的货品,所有的报纸,所有的日期都是2013年……

  半晌,眼泪从安歌的眼里掉落下来。

  一滴一滴,滴落在酸奶瓶上。

  模糊了上面的出厂日期。

  就在几天前,那个叫权墨的男人的mì shū告诉她——

  “安xiǎo jiě,你父亲连续诈骗3亿美元,三年前被揭露后放火自杀。你就是在那场火灾中受到强烈撞击而变成植物人,当时你应该是想阻止你父亲。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她激动地冲mì shū喊,“我不信,我要见我爸爸!”

  “很遗憾,安xiǎo jiě,你父母都在那场火灾中丧生了,权总是看你可怜才一直留你在别墅照顾。”权墨的mì shū是这么说的。

  丧生了?

  都在火灾中丧生了?怎么可能。

  她当然不信。

  她不相信她最爱的爸爸会犯法。

  她跑了出来,她跑警局,她跑法院,她从旧货站把三年前的社会报纸全部扒了出来……

  可现实,就和权墨的眼神一样冰冷。

  的确已经过了三年,她也不是20岁,而是23岁了,而她的爸爸妈妈……都去世了。

  她没有父母了,再也没有了。

  她受的创伤太重,以至于不记得那场火灾,可她清楚地记得他们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的场景,她还记得爸爸还说要带她去钓鱼,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爸爸妈妈呢?她的家呢?

  为什么都没有了……

  “蹬——蹬——”

  沉稳的脚步声慢条斯理地由远及近。

  一群保镖无声地将超市里的顾客、营业员清场出去,权墨踱着步子走进去。
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