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现代都市 > 妃常烦恼 > 40.天枢
  二月初三, 距离贡院库房失火已过去两天。春闱不能取消, 圣隆帝一声令下, 礼部日夜赶工制卷, 要在二月初八前将所有的卷子全部赶出来,时间相当紧。与此同时,刑部与大理寺被勒令在五日内将礼部侍郎洪辰刚和数名吏目被烧死一案破了。再有三日, 就得交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给圣隆帝,简直愁坏了两方官员。圣隆帝可不是一个能轻易被人糊弄的君主, 这位心思多变, 很多时候你自以为猜中了他的心思,却不知正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糊弄不得, 线索全无。那把突然烧起来的火好像是从内部升起来的一样, 可谁会那么蠢, 会把自己烧死在里面。即便真有这么个人,他们将其找了出来, 难不成要将一个死人拉出去给圣隆帝交差?

  就在刑部一头雾水时, 圣隆帝亲自带了一人过来, 那人全身上下包裹严实,只留口鼻眼在外头,外人很难一眼看出来这人的相貌。人是圣隆帝带来的,事先言明身份不足为外人道,众官员再好奇也不敢多打听。

  众人虽反对那人在焦尸上动刀, 对亡者不敬, 可当那人将所有的尸体解剖开来, 细细查验,发现了有一具尸体和其他焦尸有所不同时,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不再对开膛一事多说一句。那一具尸体的肺部发现了大量黑色细小颗粒,初步断定是火灾发生时,吸入大量烟尘,致使颗粒沉积在肺部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人至少在火灾发生时,甚至是火起时仍然活着,而其他尸体则在火起前已经遇害。这一部分尸体口鼻中只发现了少许烟尘颗粒,应是人死后,浓烟从口鼻处钻进去留下的。

  尸体是谁,还需进一步确定。

  重华宫内,闵棠躺在美人榻上听春花探来的消息。

  顾知的确如愿以偿地到了圣隆帝身边,可却没有走她的路数。当闵棠从春花嘴里听到沈适的名字时,怔了怔。

  “师兄?他怎么会入朝到圣上身边的。”

  “天枢阁本就奉天命行事,如今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天枢阁自是奉当今为主。适公子五年前接管天枢阁,如今应圣上所请,入朝为官,应是理所当然。”春花五岁随闵棠入天枢阁,之后在天枢阁待了五年,直到闵棠的母亲将她接下山,才离开那里。比起皇宫,春花更喜欢在天枢阁那几年的单调日子。

  “你忘了,给十一治病时,我曾问过师兄,他日可会入朝为官,师兄当日可是一口回绝了的。”沈适并不喜欢俗世纷扰,秦容出生时,若非她极力相邀,沈适绝对不会走出天枢阁前往京城,潜入皇宫替秦容治疗眼疾。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不,我下回见到适公子,问他一问。”虽然这么说,春花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靠谱,沈适这个人非但闵棠了解,春花也深知其性格的。即便闵棠问了,也不见得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闵棠摆摆手。

  “不问也罢。顾知怎么会认识师兄的?”闵棠实在好奇,顾知那种一心只对尸体感兴趣的人怎么会认识沈适。

  “在此之前,顾大人并不认识适公子。”

  顾知横空出现,就是朝中官员,一时半会儿也鲜少有知他来历之人。当初在宫中验尸,与顾知熟悉的基本都死了。他当年用的身份,也非顾知这一个。

  “总不是师兄一卦算出来的吧。”闵棠笑道,心中已信了八分。沈适最有名的就是那一副卦,或者说天枢阁历任阁主都是观星卜卦的各中高手。从前闵棠在天枢阁学艺,学的是强身健体的武术,至于那不能外传的观星和卜卦,都不是她这个挂名弟子能知道的。当初能将春花秋月收到身边,多亏了沈适的两卦。

  “这就不知了。”春花疑惑地摇了摇头。

  圣隆帝并不信天命之术,要他主动邀请天枢阁阁主入朝,几乎不可能。圣隆帝不比先帝当年,为求长生之道,竟因天枢阁历任阁主都是寿数延绵之人,就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