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武侠修真 > 帝尊 > 第六章 初战告捷
  “他的真气怎么这么强?”

  武思江心中惊怒不已,江南的真气雄浑程度超过了他的预料,比同等修为境界的人足足强了四五倍,就算是同样修炼江月破浪诀的齐家子弟,在相同的境界时,真气也远不如他雄厚!

  可以说,江南的真气雄浑程度,几乎可以媲美武思江这等炼气的高手!

  这还是江南第一次与人交手,如果他久经战斗,对真气的操控像武思江这么强,他这一招绝对可以将武思江重创!

  “大江伴潮生!”

  江南的明月照大江这一招刚刚落实,真气陡然一变,化作大江伴潮生这一招,真气如同长江大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浪盖过一浪,汹涌澎湃,向武思江体内涌去,瞬间便将他五脏六腑重创!

  武思江也忍不住哇的吐了口血,心中惊骇万分,急忙一式化血神功攻去,一口气拍出七掌,七掌尽数印在江南胸口,将少年拍飞出数丈!

  江南口中吐血,人在半空,身躯陡然一挺,仿佛一根钉子一般从空中坠地,稳稳的扎根在大地之上,随即身形闪动,狸猫一般游走扑击,眨眼间便又冲到武思江面前,双手的招式陡然为之一变,竟然抛弃江月破浪诀这等绝学不用,反而使出混元开碑手这等武学!

  他一手如斧,一手如锤,斧劈锤砸,悍勇无匹,把武思江当成一块碑,劈开砸碎!

  武思江震怒万分,就在不久前,他还是占据上风,把江南压着打,如同猫玩耗子一般,但这短短时间不到,攻守之势便颠倒过来,江南竟然占据了全部的攻势,将他压着打!

  “这小子,打起来不要命,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他面对江南那无休无止的攻势,心中竟然有些恐惧。

  他这个究竟战斗的老江湖,竟然会怕江南这个初出茅庐的菜鸟,这种情况连他都不愿意相信。

  说起来,江南连中他十余掌化血神功,伤势更重,全凭真气压制住伤势,按理来说害怕的应该是江南,而现在情况却偏偏颠倒过来!

  “武思江,你打算得到江月破浪诀之后杀我灭口,殊不知我也打算杀你灭口!”

  江南冷笑,浑然不似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冷静得可怕,双手大开大合,手掌劈下,竟然一掌劈开武思江的血手大幕的防守,将他的防御破得干干净净!

  武思江肥胖的身躯晃动,如同狸猫般闪身而退,脚尖轻轻一点便后退丈余,飞速向齐王府而去,厉声道:“江子川,你死定了,老夫这便回去禀告内府,你偷学……”

  他的话音未落,江南已经冲来,如影随形,与他相隔不足三尺,一拳如锤,砸在他的胸口,只听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武思江惨叫,身躯高高飞起,向后跌落!

  与此同时,江南也纵身跃起,依旧紧随武思江,手掌如斧,一掌劈落,他的掌风如刀,手掌尚未落下,劲风便将武思江的衣衫切开,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江南这一掌终于落下,仿佛一把大斧头砍在武思江的肩头,将他的整条手臂生生切下来,随即招式一边,化作江月破浪诀!

  “明月挂长空!”

  江南爆喝,一掌拍出,真气如同明月腾空,将武思江一掌拍飞挂在半空之中,这一掌蕴藏的威力爆发绽放,瞬息之间便将他的骨骼、五脏六腑统统绞碎!

  武思江的尸体啪嗒一声落入阳川河中,被河水卷起吞噬,消失不见。

  江南落地,脚下打个踉跄,立足不稳,嘴角又有血迹涌出,连忙长长吸了口气,催动真气镇压伤势。

  过了片刻,他终于将伤势镇压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只觉身体的伤口依旧火辣辣生疼。

  “好险,若非魔狱玄胎经神妙无穷,我根本不是武思江的对手!”

  他暗道一声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