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武侠修真 > 帝尊 > 第二章 绝色佳人
  “这种情况又出现了!”

  四更天时,江南猛然醒来,只觉周身酸软无力,竟然有些畏惧冬寒,身子骨比昨天要弱了不少,心中不禁一惊,急忙调整内息。

  一夜之间,他的修为掉下四成之多,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出现,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身体虚弱,修为大损!

  “我已经修炼到武道十重境界的第三重境界的巅峰,铜筋铁骨,寒暑不侵,按理来说身体只会越来越壮,气血旺盛,阴邪不侵,别说百病不生,就算是孤魂野鬼也会被我的浓烈的阳气逼退,不敢近身!难道说,我推演出的江月破浪诀第四层心法有问题?”

  江南微微皱眉,突然他注意到房里有一些脱落的皮毛,不禁轻咦一声,俯身捡起一小撮毛发,只见这些毛发有被烧焦的痕迹,心中不禁一惊。

  “这是……那只小狐狸的毛发!”

  江南这才注意到,那只小狐狸如今不在房内,房间里只有一些散乱的狐狸皮毛,如同这只狐狸在脱毛换皮一般!

  “莫非被柱子说对了,我真的从菜市中买来了一只狐狸精?我这几日修为不进反退,应该不是心法出了问题,而是这只狐妖在吸我的阳气!”

  江南眼中精光一闪,披上长衫,顺着脱落的皮毛向外走去。门外月光如水,静得可怕,现在是四更天,秋冬之际,严寒入骨,再过不久,月亮便会落下,太阳尚未升起,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江南心神没有丝毫慌乱,他的脸庞稍显几分稚嫩,还只是十四岁的少年,但他逃难时见惯了尸山血海,见惯了尸体堆中横行吃人的妖魔鬼怪,如今早已炼就了磐石之心,就算天塌也不能让他变色。

  寒风吹来,贫民窟都是王府的奴才的住所,极为破败寒酸。

  江南定了定神,走出贫民窟,到了城外,只见月光如潮,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周围十余丈的月光纷纷涌来,光线凝聚成肉眼可见的点点光芒,落在前方的阳川河畔。

  河边,月光聚集之地,一位女子背对着他斜坐在河边,乌亮的秀发如同瀑布般从她瘦俏肩头的一侧垂下,正在吸食月华。

  月华涌动,月光冷艳,那女子身穿貂裘,雪白的貂毛和乌黑的秀发遮不住白皙的玉颈,乌雪相映,以雪映雪,如同是书画上走下来的仙子。

  她的背影婀娜多姿,显得很是俏丽,但在秀发垂落之处,却有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在旖旎之后带着几分诡异和妖异,可谓是梦幻陆离!

  “柱子说对了,我从菜市买来的狐狸,果然是一头狐狸精!看来这些日子我体内阳气流逝,的确是她在暗中作祟!”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走上前去,江月破浪诀运转,体内真气奔流奔腾,向那一袭貂裘的女子走去。

  那女子恍若无觉,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江南身上散发的若有若无的杀气,而是肩头微动,手持一截竹枝,在河滩上画些什么。

  江南走到那女子身侧,向她的侧面看去,心神微微动摇,甚至连杀气也禁不住弱了几分。

  那貂裘女子年纪不大,只有二十许岁的样子,风华绝代,风姿卓卓。

  她浑然不似人间人物,美若天仙,肌肤胜雪,粉雕玉琢,宛如天公用最为精细最为美妙的画笔,将人世间种种的美好,集中在她一人的身上。

  她的眼睛妖媚如狐,美得让人窒息!

  她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美感和美态,烟视媚行,仿佛一个随风潜入夜的精灵,她的眼眸如同两轮明月,皓洁生辉,时而是满月,时而是月牙。

  她手持竹枝,在地面画出一幅幅复杂之极的图案。

  江南低头向那些图案看去,心中一怔,只见那女子所画的第一幅图,赫然便是江月破浪诀的第一式,大江出深谷,不仅仅有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