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五十章 害人不成反害己
  廉如意此时已顾不得许多,强忍着眩晕,从怀中摸索出那瓶她进宫前犹豫再三还是备下的雪莲丸,据慕容御说是可解百毒。不知有没有夸大其词,现在也只好她亲自来试一试了。

  迅速的吞下雪莲丸,为避免自己眩晕之下有失态之举,她便一手支着头,一手狠掐着自己的大腿,脸上伪装出从容的笑,将头微微转向姐姐,作出一副正在和姐姐低声说话的样子。

  廉如意此时心中却突然有点想念那个给过她温暖感觉的人,在那天夜里,寂静的屋顶,絮絮碎语,却句句都是关切。他说,我不在的日子,你自己小心。看来她还是不够小心,这么快就要用上他备下的“不时之需”的药丸。

  那晚的月色似乎很美,那晚的慕容御似乎也顺眼。

  雪莲丸入口之后,一股清凉之气,缓缓在腹中化开,廉如意也渐渐清明起来。她笑嘻嘻的转向另一边的魏采邑。俗话说,可以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害我一次我忍,两次我还忍,可你这没完没了的是当我好欺负,还欺负上瘾了么?

  她左右看看,却瞧见皇后嫡女明月公主正朝着她们这边走来。当今圣上皇子不少,皇女却只有年仅十二岁的明月公主和尚在襁褓之中尚未封号的二公主。明月公主长相甜美可爱,深得圣心,可以说是捧在圣上的手心里长大的,所以性格上,难免就骄横跋扈了些。

  廉如意暗自欣喜,这真是个难得的好机会,看来上天都对魏采邑看不过眼了,给自己这绝佳的机会,让自己稍稍惩戒她一下。心里计算着公主走过来的时间,便向魏采邑开了口。

  “魏小姐,刚才那杯酒,是你起得头,我转敬给你,这样没诚意。不如我再敬魏小姐三杯,魏小姐喝下,也算收下了我的诚意,如何?”廉如意说道。

  魏采邑见她脸色酡红,醉眼朦胧,说话间口齿还不甚清晰,便微微一笑,端起杯子来,轻声说道:“如意妹妹,你喝醉了。”

  “我可没醉,魏小姐可不要小看我。”廉如意说着举杯与她相碰。

  “好,我不小看你。”魏采邑的语气像是哄孩子般,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心下更是得意,看待会儿药效发作,她廉如意在这御花园内,圣驾重臣面前撒起酒疯来,还如何收场!

  就在她得意洋洋的将酒杯送至唇边之时,廉如意轻抬手腕,在她手肘间的一处穴位上一点。

  就见魏采邑胳膊一软,一杯酒好巧不巧的全洒在已经走来的明月公主的罗裙上。

  “呀!是谁这么不长眼!”明月公主立时气愤道。

  一桌子的人都吓了一跳,见是圣上宠爱的明月公主,纷纷起身,向公主行礼。

  魏采邑狠狠的瞪了一眼廉如意,却见她扶着桌子,似乎站都站不稳了,分明是已经醉了。那刚才她碰自己一下,只是巧合?

  没时间想太多,魏采邑赶紧向明月公主赔罪:“公主赎罪,小女不知公主在此,弄脏了公主衣裙,小女惶恐。”

  “哼,你可知道这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衣裙,穿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你给毁了!”明月公主气道。

  “请公主赎罪。”魏采邑自然也听说过明月公主的脾气,将头埋得很低,态度甚是恭敬。

  “我还有正事儿,暂且不与你计较。我听说魏家小姐就在此桌,哪位是魏家小姐?”明月公主扫视一圈,问道。

  魏采邑微微一愣,“小女,正是魏采邑。”

  “原来就是你?”明月公主说完,便在魏采邑跟前缓缓走了两步,上下打量着她,口中还发出啧啧两声,“也不怎么样嘛!我大皇兄俊逸不凡玉树临风,怎的要娶你这么个普通的姑娘?还连个酒杯都拿不稳,大皇兄真是可怜。”

  明月公主话音未落,魏采邑已经是脸色煞白了。

  不过明月公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