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二十九章 过得好不好
  既然上天让她重生,一定是有用意的,即便她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她或许可以改变家人的命运。

  “哥哥,就像我不喜欢大皇子一样,可能二弟也一样不喜欢练武,尽管大皇子在别人眼中可能是求之不得的良配。”廉如意无奈的说道。

  “这怎么能一样呢?”廉世召一听就变了脸色,“练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大皇子那人......还是不要提了!”

  “我只是想到,被人逼迫的感觉很难受罢了,不想二弟也想我这般难受,今日见他满脸疲惫,似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才十岁的年纪,就一脸闷闷不乐,所以才有感而发,哥哥爱武,自然是体会不到这种心情的!”廉如意说话间带着满脸的忧伤。

  “竟......竟是如此么?”廉世召被她脸上的伤痛给震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便是如此!”廉如意该说的话差不多说完了,起身向外走去,“我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不能改变,就不想看着别人像我一样,要被逼着做不愿做的事,哥哥如果有时间,可以想想看。”

  廉如意告别了哥哥,回到自己院子里,吃罢了午饭,稍事休息之后,又来到了马姨娘的院子里。

  马姨娘正是廉世远的生母,她原本是母亲身边的陪嫁丫鬟,生下庶子后才被抬了姨娘。前世廉如意和她几乎没什么交集,她原本就为人低调,生子之时似乎是遇见了什么意外,虽然后来人救回来了,但却却伤了身子。之后,她便更是低调做人,整日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几乎不出来。

  马姨娘的院子,除了廉世远会时不时的来一趟以外,几乎没有客人来。

  所以廉如意一出现,院子里洒扫的丫鬟都愣了,半晌才扔了扫帚拔腿就往屋里跑,边跑边喊:“姨娘,姨娘,二小姐来了......”

  “你跑什么跑?”春杏在那丫鬟身后喊道,“怎么如此没规矩?”

  云溪倒是抿嘴笑了笑,“许是不太习惯吧,毕竟咱们小姐第一次来这里!”

  春杏撇撇嘴,“那也不能见了主子就跑啊?这是哪家的规矩?”

  正说着,马姨娘却已经迎了出来,身后正跟着刚才扫地的丫鬟,那丫鬟脸上红红的,头都快勾到胸口了,表情很是局促。

  “没想到二小姐会大驾光临,丫鬟无状,还请二小姐勿怪。”马姨娘蹲身见礼。

  廉如意立即上前扶了她,她虽是姨娘,不如嫡女风光,却也是爹爹的妾室,长自己一辈,跟自己行礼,于礼不合,“马姨娘不必如此,我今日闲来无事,走到这里,看到那盆碗莲开得正好,便想起以前母亲常说,马姨娘做的荷花酥最好,就进来看看姨娘。”

  马姨娘低了低头,神情有些落寞,“是啊,夫人最爱荷花酥,以前在相府的时候,还让府里所有会做点心的都去厨房做荷花酥,来比赛谁做的荷花酥最好吃,最后还赏了奴婢一根点翠金簪呢!”

  廉如意也跟着一声叹息,马姨娘为人本分,就算被抬了姨娘之后,不管是在她母亲面前,还是在她们姐妹二人面前,都是自称奴婢,母亲说了多次,她却是不改,后来母亲也由她去了。

  “瞧奴婢这人,只顾着说话,都忘了请二小姐到屋里坐了。”马姨娘躬身退到一侧,请廉如意先行。

  廉如意微微一笑,“姨娘不要见外。”

  上前携了马姨娘一同进屋。

  “小姐请坐吧。”马姨娘请了廉如意坐下,便吩咐道,“笛儿,把上次二少爷送来的香茶泡上。”

  廉如意淡笑着随意打量了下屋子里的摆设,马姨娘的屋子里简直朴素的不像是将军府的姨娘,屋子里除了摆着几盆应季的花草,就再无别的摆设。马姨娘的衣着也是简单款式,常见的绞纱料子,头上的发簪都是银质,样式也是前几年的款式了。

  廉如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