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二十七章 还不死心
  “你们三个也起来吧,今日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我便一道问了你们吧。”廉如意叹了口气,“我身边是绝对容不下有二心的丫鬟的,你们若是不能一心一意的伺候我,我便也拿出银子,给你们自由,放你们离开,放心,我给你们的银子,足够你们维持生活,一生吃住无忧。”

  廉如意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别急着回答,想好了再说,如果想走,银子和卖身契都给你们,你们便是自由身了。”

  “小姐,奴婢一辈子都跟着您!”云溪跪的端正,一头磕在地上,“若奴婢对您不忠,怀有二心,便让奴婢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奴婢也不走!”春杏和寒梅也异口同声。

  “奴婢生是二小姐的人,死是二小姐的鬼,绝不离开二小姐。”春杏分外认真的说。

  廉如意被她的话逗得绷不住一笑,“你有这份心就行了,谁让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了?你不嫁人了?”

  春杏挠挠头,“奴婢嫁了人也是二小姐的人!”

  经她这么一打岔,屋子里紧张的气氛顿时缓解了不少。

  唯独香芋瘫坐在地上,眼泪无声的留着,这样其乐融融,主仆亲昵的场景和她再无关系了。

  廉欣娉得知了这件事,虽然心中觉得妹妹有些太过仁慈,但嘴上并未多说。妹妹已经长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和处事原则也是好事。

  廉如意见姐姐把她叫来,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的样子,便知道了姐姐的想法。她之所以对香芋手下留情,并非她软弱可欺,恰恰相反,前世的她手染鲜血,早已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是她犹记得前世香芋的哥哥死讯传来时,香芋那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背主,想来她也是很痛苦的,更有后来她已入主后宫,曦嫔下毒害她之时,正是香芋替她挡下了那杯酒。今世她才会给她银子,放她走,给她留条后路。

  姐妹两人在香芋的事情上,并未多说,倒是另一件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却有阿福此人。”廉欣娉说道,“哥哥已经查到了,阿福正是我们去给岳老夫人祝寿那天,原本为你赶车的车夫,后来临时换了人,听说阿福还很是气愤,在马舍抱怨了几句,被旁人听到了。”

  “这个阿福有什么疑点么?”廉如意闻言问道。

  “细查之后倒是发现了一件事,”廉欣娉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请问岳老夫人寿宴的前两日,有天晚上,这个阿福喝醉了酒回到府里,曾和人吹牛说,自己是有大好前程的人,有贵人为他指路,事成之后他也是功臣一个。只有这几句醉言,旁的倒是没有了。”

  廉如意闻言沉默的深思,人们常说酒后吐真言,阿福的话虽然被认为是吹牛,但必然有真实的成分在。他所说的贵人,指的是谁?所要成的事也许就是指惊马之事?

  虽然阿福找到了,也找出了一些疑点,但仅凭这几句醉言就想判断出什么来,着实不易。

  “先不要打草惊蛇,派人盯住这个阿福,看有没有外人和他联系,看看再说吧。”廉如意说着伸了个懒腰,“这两天太累了,我得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廉欣娉看了看窗外高高的太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目送妹妹离去。

  想好好睡上一觉的廉如意显然没想到,还有更大的事情在等着她。

  她带着云溪往自己院子走的路上,却遇见了许久没在后院出现过的庶弟廉世远。

  “二姐姐。”廉世远看见廉如意,倒是立即站住,认真的和她打招呼。

  看着庶弟此时还天真不谙世事的年少面孔,廉如意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这还是前世那个心机深沉,眉目冰冷,杀伐果断的廉世远么?

  犹记得前世他非要哥哥带他去沙场锻炼,他勇猛狠厉,经过沙场的洗练,更是一身杀气,入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