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十七章 丢人现眼
  接下来上场的是宋蓉儿的哥哥,宋季同。他酷爱诗词歌赋,前世可是廉葭葭的忠实爱慕者,听说他曾醉言要为廉葭葭终生不娶。不知道这话兑现了没有,不过一直到廉如意被害,也没有听闻他娶妻的消息。

  宋季同让在场之人随意指一件事物,他当场赋诗,诗中既要有被点之物,又要有贺寿之意,众人闻言,惊喜不已,这题不简单。现场作诗,最是考验一个人真才实学的时候。

  最后岳老夫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玉兰花树。

  宋季同略作思索,朗朗开口:“玉兰一花照树明,占尽风情向晚英。共举檀板与金尊,笑谈明岁还来兴。”

  这是夸赞岳老夫人虽然已不再年轻,却如玉兰花一样更胜于春日争奇斗艳的百花,高高在上独领风骚。敲击着乐器,高举着酒杯,和大家约好,明年还要来给岳老夫人祝寿。

  岳老夫人笑着点头,“好好!”

  女孩子堆里的宋蓉儿见自己哥哥出彩,也很是自豪的样子。

  廉如意不禁想到,这才是亲兄妹该有的样子,荣辱与共,前世自己一直看不上宋蓉儿,如今想来,自己竟是还不如她。

  一晃神的功夫,又有许多男男女女都上了台。场面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好了,时辰不早,下面男女子再各出一位代表,咱们就评出彩头归属可好?”岳夫人看着午膳的时间快到了,赶紧上前来宣布道。

  大家自然没意见,这最后一个名额,之前还在推脱的人们,此时竟都跃跃欲试起来。

  廉葭葭却趁着两个女孩儿正在争执时,率先上了场。

  “刚才宋公子的诗甚好,小女也不禁心痒难耐,想要做一首祝寿诗,为岳老夫人贺寿。”说完,见她慢慢踱步,似是思索的样子,七步之后停下,嗓音轻柔婉转,“兰馨桂馥庚星耀,六遇六来健松乔。甲子重新如山宝,春秋不老向海傲。”

  待她语毕,无论是上座的岳老夫人等人,还是一侧坐的男宾们,都齐齐喝彩,唯独女孩子们面面相觑,寂寂无声。

  岳老夫人见场面如此怪异,笑问女孩子们,“怎么,你们是见人家诗做得好,不服气么?”

  宋蓉儿着急的看着廉欣娉,又瞪了瞪廉如意,却见姐妹俩谁都默默坐着不知声。

  又见对面,自己的哥哥宋季同也一脸崇拜的看着场上站着,犹自娇羞却又自傲的廉葭葭,不禁觉得羞愤难耐,忍无可忍的说道:“廉三姑娘,这首诗真的是你现想现做的么?”

  廉葭葭没有料到会突然有人这么问,转过头来看着宋蓉儿,“自然是现做的,宋二小姐何出此问?”

  岳老夫人见宋蓉儿一脸气愤嘲弄之相,就知道事情恐怕有变,向自己坐在女孩子堆里的孙女摇头示意。

  岳姚琦眼见祖母示意,赶紧伸手偷偷拽了拽宋蓉儿。

  宋蓉儿却看她一眼,见岳姚琦冲她摇头,她却置之不理,仍开口道:“若是你现做的诗,为何我们却在寿宴之前就已经读过了呢?”

  宋蓉儿冷笑的看向场中愣住的廉葭葭,可惜现在那本小诗册不在她手上,如果在她手里,她一定当场甩在廉葭葭的脸上,看她一个庶女还敢那么傲的上台剽窃前人之作,来博满堂喝彩!

  廉葭葭没想到突生如此变故,这首诗确实不是她所做,记得似乎是穿越以前在百度上搜到的,那年姥姥生日,她特意抄来背了给姥姥祝寿的。可前世没有发生过她当场被人拆穿的事情啊?

  莫非今世她重生,这里已经有了别的穿越者,并且已经用过这首诗了?

  廉葭葭心知不妙,脸色讪讪的,对岳老夫人躬身行礼,故作镇定的退了下去。回到女孩子堆里,却没有人搭理她,原本还和她说笑的两个女孩儿也站的离她远远的。

  廉葭葭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