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十二章 莫名的伤药
  “是谁?”妙画来到门边,将门帘撩开。

  只见一个姿色俏丽,眼神灵动的丫鬟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我家主子派我来给廉家二小姐送伤药。”

  那丫鬟说着递出一个精致的碧玉色瓷瓶子,碧绿的颜色在她细白的手指映衬之下,尤为好看。

  “这位姐姐请进吧,请问你家主子是?”妙画将人让进房间。

  廉欣娉皱眉看向廉如意,似乎在怪她又招惹麻烦回来。

  廉如意无奈的耸耸肩,她真不知道是谁送伤药来的好吧?她不记得前世有这样的情节呀?前世她明明是被大皇子救了,一行人也没有受这么重的伤,几乎都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经历这次惨烈的惊马事件,她才知道,前世所谓的惊马很有可能只是做戏而已。否则怎么会一马车的人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呢。

  那俏丽的丫鬟笑嘻嘻的看了一圈,眼光锁定在廉如意的脸上,微微蹲身行了个礼,“见过廉大小姐,廉二小姐,我家主子说,廉二小姐以后会知道他是谁的,这伤药治疗外伤再好不过,每天涂抹三到四次,不日便好,且不会留下疤痕,二小姐收下吧,女婢告退了。”

  俏丽的丫鬟说完,再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

  廉如意看到姐姐的眼神,赶紧求饶,“姐姐你也听见了,她说我以后会知道她家主子是谁的,说明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家主子是谁啊!姐姐,咱们一起出的家门,中间除了惊马的时候咱们不在一起,其他时间我都没有离开你的视线吧,你应该知道,我真的没有惹事,是事情来惹我的......”

  廉欣娉被廉如意一番抢白,堵得无话可说,只好瞪了她一眼,“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的好姐姐,你也看见了,这是不让我省心啊!我招谁惹谁了,受了伤还不能让我消停点儿么?”廉如意只差举手发誓她也不想节外生枝的呀!

  廉欣娉见她是真不知情的样子,便不再逼问她,拿起桌上的小瓷瓶打开来放在鼻下闻了闻,一股清亮甘香的味道沁人心脾,她点点头,光从气味上就能分辨出,的确是好东西。

  “既然送来了,就用用吧,免得浪费。”廉欣娉指着她胳膊处的伤说道。

  廉如意捂着胳膊,“不用了吧,才刚刚包扎好,还要揭开么?”

  揭开会很疼的呀!她真的不是怕疼,是怕麻烦,只是怕麻烦而已......

  “不疼,姐姐动作会很轻柔的,你放心吧!”廉欣娉微微一笑,说道。

  廉如意却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冷风吹过,姐姐会轻柔?不要开玩笑了,她现在回想起上次和姐姐切磋,被姐姐一下子卸下来的肩膀似乎到现在还能感觉到疼呢!

  “不不,还是让妙画来吧,不敢劳烦姐姐!”廉如意立即蹦了起来,捂着胳膊瘸着腿向一边躲去。

  “听话,你过来,我保证不弄疼你!”廉欣娉语气中带着威胁的意味,廉如意虽然心里还是怕怕的,但却也不想违逆姐姐,只好磨磨蹭蹭的挪到姐姐身边。

  廉欣娉这次到真的是很小心,动作缓慢的拆开廉如意胳膊上缠着的布带子,一圈一圈打开,打到里面已经能看到洁白的布带子上沾上的鲜红的血迹。廉欣娉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心里却是疼的猛一抽。

  记得妹妹小时候最怕疼了,每次摔跤跌破了皮都会抱着娘亲的大腿嚎啕大哭上一阵子。长大了不在哭的那么大声,但每次疼了都会在娘亲面前撒娇,连喝上一口苦涩的药,都要闹着吃蜜饯。这次伤的不算轻,妹妹却一滴泪也没有掉,脸上还带着安静的笑,好像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一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妹妹变的这么坚强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自己视线没有触及的地方默默的成长了?是自己这两年来太多的沉浸在母亲离开的伤感中,忽略了对妹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