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小说骑士 > 历史军事 > 嫡重 > 第十一章 劫后余生
  车门被打开,便可以看清马车的情况,拉车的马像是疯了一样狂奔,车外的景象飞速后退。廉欣娉和薛姨娘的车子早已不见了踪影。唯能听见廉世召还追在马车后面,猛抽鞭子的声音。

  “小姐快抓稳车壁,这马是疯了!”车夫紧张又气愤的声音被震得破碎的传了过来。

  “快切段缰绳!”廉如意不知道车夫有没有问题,毕竟前世赶车的车夫已经被换过了。

  “二小姐,有刀吗?”车夫一边艰难的试图控制疯马,一边问道。

  廉如意当然有刀,今天一早起来她就将哥哥去年送给她的那把精致又锋利的短剑放在了身上。可是此时,她不敢交给车夫,万一车夫不是真心想将马车停下来呢?

  她没有答话,奋力稳住自己的身形,攀着车辙,身体向前一跃,来到了车门外。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危险,快到里面去!”车夫伸出一只手,想将廉如意当回车内。

  廉如意避开车夫的手,拔出腰间短剑,就要斩向套马的缰绳。

  车子却猛地一晃,车速太快,一晃之下,差点将她甩下车去。

  廉如意一只手紧紧扒住车辕,一只手握着短剑,再次向缰绳斩去。车夫却在这时,将马鞭甩向了她的短剑。

  这车夫果然有问题!

  廉如意来不及多想,左臂抱住车辕,飞起一脚,踢向车夫,却被车夫堪堪避过。

  “你是什么人,竟敢谋害小姐!”虽然车里的人已经被颠的快脱了形,但云溪一直关注着自家小姐的情况,自然也发现了车夫的问题。

  她也试图靠近车门,但颠簸的太厉害,旁边又有已经脱力的春杏,她已是自顾不暇。

  “小姐,小人绝对没有谋害你之心啊!”车夫这么说着,脸上却带着决然之色。

  廉如意也不和他废话,在起一脚,直冲面门。

  车夫这次没能躲过,直接被踢下了马车。

  却在这时,一道白影像光一样迅速的闪过,轰隆一声,疯了一样的马惨烈的嘶吼一声,突然倒地不起。

  马车急停了下来,扒在车辕上的廉如意却由于惯性飞了出去。

  这下惨了,会不会摔断胳膊摔断腿啊......廉如意闭上眼,在心里认命的想到。然须臾之后,她却跌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呵,这是好戏开演了么?大皇子终于赶到了?

  廉如意猛的睁开眼,眼神里是遮掩不住的愤恨和厌恶。却在她看清抱着自己的人的面孔时,愣住了。

  救她之人,也微微一怔。继而放下了她,“姑娘倒是勇猛。”

  看来刚刚马车上,她和车夫撕斗的场面全被他看了去。

  这人却不是大皇子。

  剑眉星目,一席月白色长衣,身量修长,气质高贵。又有这般身手,应当不是普通人。可廉如意搜索了自己前世的全部记忆,却是不认识此人。

  “多谢公子相救。”廉如意拱了拱手,转身回到再也不堪重负,停下来就散了架的马车车厢处。

  破碎的车厢前面躺着那匹疯马,只见疯马的前腿已被斩断,正往外冒着血。马儿痛苦的挣扎着,眼睛不知是因为疼,还是疯也是血红血红的。

  廉如意不忍见那马痛苦的样子,走上前猛的将短剑刺入马儿的咽喉。

  那马挣了两下,便没了气息,不在动了。

  站在不远处的白衣男子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中微微露出探究的神色。

  四个丫鬟,三个都被甩出了车外,索性只受了些外伤,并无大碍。倒是香芋因为一开始滚到了车厢最后,所以车急停下来的时候,没有被甩出来,左腿被散了架的马车车板砸伤,还不知伤情怎样。

  “如意,如意!你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